亚博娱乐国际新闻
亚博娱乐国际新闻 > 财经

金灿荣:美国面临五大分化,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性

http://www.ykxwnew.com|时间:2017-12-12 10:28|责任编辑:许一诺|来源: 中华网

“这两年我去美国,所有美国朋友最喜欢讲的就是:现在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性。”在一场围绕“新时代的大国外交”展开的圆桌讨论中,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提出了对未来世界的预测,强调了对不确定性的担忧。

在12月10日举行的第七届世界中国学论坛的这场侧边会上,金灿荣强调,原先人们都把西方国家视为“稳定岛”,但现在的事实是,美欧这两根原本世界上最稳定的支柱,现在都不稳定了,尤其是美国遭遇了很强的不确定:“美国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会走向何方,他们的高层政治处于僵局状态,特朗普破坏了很多政治规矩,反过来也受到很大的制约。”

金灿荣:美国面临五大分化,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性

从1月份就任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着力于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在移民政策、税改、医疗、外交关系上,其很多决定都被认为不按常理出牌,因此在美国政坛触动了一些建制派的传统利益,这一点在国会和白宫出现的政党间和政党内部的分裂中得到充分体现,所有的法案所面临的政党博弈都变得异常复杂。

美国的五大分化

“美国社会现在分化得非常厉害,我个人感觉美国有五大分化。第一是上下矛盾。一般的民众,或者说中产阶级,现在很愤怒,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精英阶层则很傲慢,所以内部矛盾很大。比如,七年前美国有一个“占领华尔街”运动,口号就是美国不再是民有、民治、民享(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林肯在葛底斯堡演讲中所提出),这反映了一种社会情绪。于是愤怒的中产阶级去年就把一个政治外行送入白宫,导致美国现在政治很困难。

“第二是左右矛盾。美国社会的左右矛盾是比较严重的。12月1号,参议院以51票对49票通过了减税法案,伯尼·桑德斯(特朗普的批评者之一)说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认为税改劫贫济富,要做为耻辱日载入历史;第三是种族矛盾,白人至上主义抬头,多元文化主义在反抗;第四是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矛盾;还有就是民族主义者和以华尔街、好莱坞、硅谷的技术精英为代表的全球主义者之间的冲突。”金灿荣如此总结。

金灿荣认为,这些矛盾没有20世纪60年代尖锐,但比60年代深刻。他举例,60年代的黑人和妇女都闹过民权运动,但其实他们是和白人及男性一样热爱美国的。

“今天的问题在于,不同的美国人爱的是不同的美国,这是个很大的麻烦,所以这五大矛盾不解决,美国主流(思想)的存在会有很多问题。而多党民主的前提就是一个坚强的主流(思想),如果这个主流(思想)没有了,美国民主的质量就没有了(基础)。”

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从今年2月到5月在全球37个国家向4万受访者展开的调查,特朗普政府的多项关键政策在全世界都不受欢迎,美国的形象也因此在多国受访者心目中变差。调查结果显示,只有中位数22%的受访者对特朗普在国际事务上的做法抱有信心。49%的人对美国抱有好感,与受访者对前总统奥巴马的领导力及当时对美国认同比例皆为64%的结论形成鲜明对比。

不确定性到来

金灿荣还在发言中谈及另一个地区大国俄罗斯所面临的不确定性。他认为俄罗斯所面临的不确定性也非常明显。

“普京时代虽然政治稳定上没问题,但经济上肯定是有问题的。俄罗斯在经济上已经掉入了资源陷阱,石油和天然气占去年俄罗斯对外出口的81%,整个国家财政的50%依靠石油,出口中只有3%是制造业产品。从结构上讲,它跟一般的资源型国家是一样的。所以俄罗斯在经济上的问题很大。那么,后普京时代怎么办?”金灿荣说。

英国BP石油的世界能源统计报告称,2016年,俄罗斯出口石油860万桶/日,增幅2.1%,占全球石油出口总量的13.2%;出口天然气2048亿立方米,增幅6.1%,占全球天然气出口总量的18.9%。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均保持全球第一。

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于2000年3月首次当选俄总统,2004年连任,2008~2012年间他担任俄罗斯总理,2012年再度当选为总统。目前,普京已经明确表示自己将参加新一届俄联邦总统竞选。

独立机构列瓦达分析中心最近的民调显示,有58%的受访者称将会在明年的俄罗斯大选中投票,其中有67%都表示将支持普京。实际上,外界对普京连任并没有太多的悬念,更关注的是普京的最后一个任期结束后谁将成为他的接班人,精英阶层很可能争夺后普京时代的统治地位。

“地区现在也很不确定。比如拉美,曾经历过一段左翼政治,但现在左翼政治肯定是不行的。它在冷战结束后试过新自由主义,后来又试过拉美社会主义,这些都行不通,以后怎么办?”金灿荣称。

金灿荣对中东局势表达了最大的担忧,他认为,老的巴以矛盾还在,新的逊尼派和什叶派的矛盾已经占了上风,而且这个矛盾更加血腥,再加上库尔德人闹独立,土耳其走向不明,因此“中东地区酝酿着挺大的冲突”。

中国参与全球治理

对于中国的外交政策,金灿荣认为,这两年中国在外交上最大的变化是开始参与全球治理,“我个人认为,(中国开始参与全球治理的)标志是2015年9月26号,习主席在联合国代表大会上系统地阐述了中国对国全球治理的看法。”

2015年9月2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联合国发展峰会时发表题为《谋共同永续发展做合作共赢伙伴》的讲话。其中谈到:“各国都应成为全球发展的参与者、贡献者、受益者。不能一个国家发展、其他国家不发展,一部分国家发展、另一部分国家不发展。各国能力和水平有差异,在同一目标下,应该承担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要完善全球经济治理,提高发展中国家代表性和发言权,给予各国平等参与规则制定的权利。”

热搜:
adl02
图文热点
热门文章